凉安初上-

【全职】【魔道】【盗笔】
每天浸泡在乱炖的海洋里`(*∩_∩*)′

【全职|叶王】彻夜难眠

巴别图书馆:

老王生贺,我居然提早3天写出来了。


标题有点黄但内文并不十分黄,看我真诚的眼睛。


我对老叶大概是真爱,明明一周前想的还是老王生贺写个花草好了,结果下笔又是叶王……_(:з」∠)_




===============




后半夜的网吧鲜有什么新客,刷夜的人叫了一波七零八碎的夜宵外卖之后也都老实了,服务呼叫明显少了下去,叶修得以顺畅无阻地连刷了六个副本,收获颇丰,正招呼人手要进第七个,忽然听到有人敲了敲他面前的柜台。




“您好,上网?”




叶网管堆了一脸营业笑容抬起头,看到个高挑的身影逆光站在柜台对侧。那人穿得相当严实,帽檐遮住了眉眼,围巾一直堆到鼻尖下面,深更半夜的还架着一副墨镜,右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左手就搁在台面上,柜台上面照下来的冷色霓虹灯光让手指显得尤其白皙,指节修长线条分明,轻敲台面的节奏仿佛在演奏某种乐器。




叶修盯着那只手看了几秒。“普通区5块一小时,VIP包间10块,包夜50送饮料。”他公事公办地开口,“上网请先出示身份证。”




一张身份证被反扣着从台面上推过来,叶修伸手去接,指尖在面积狭小的卡面上不经意地相碰,触感凉得像冰。“押金100,先开几小时?”




“到你下班为止。”




回答的声音被厚实的围巾吞掉了一半,听起来晦暗不明。叶修没看身份证上的姓名和照片,直接背扣着按到了读卡器上,“嘀”的一声轻响,他一低头,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不成,照片和您本人相貌特征不符。我们是遵纪守法的正当文娱场所,身份证核验不通过的恕不提供服务。”他把身份证推回去,在对方有点迟疑地伸手来接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一把按住了那只冰凉的手,凑近前去压低了声音,“不过,你可以换个地方等我下班。”




++++++++++++++




储物间的门被推开时,一股混合了灰尘气味的湿冷感扑面而来。酝酿了三五天的雨夹雪在天黑前就已稀稀落落地开始下,大半个夜晚过去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小窗紧贴着天花板,把路灯的橘光切成一块方正的影子,打在门边堆叠的纸箱上。




“……你就住这儿?”




“要不然呢?嘘,轻点儿,隔壁住着老板娘和……嗯,就是你试图挖过的那妹子。”叶修按亮了灯,电压不稳,昏黄的光线忽闪忽闪的,“我现在身无分文呐,月薪一千八,租个房就得饿肚子。”




“……你还是给我开台机器吧。”




“嫌我这儿寒碜啊?修正主义思想可要不得啊王大眼儿,要被人认出来,你觉得自个儿明儿会不会上头条?何况你一个现役的熬什么夜,赶紧的,睡觉。”




叶修花了点功夫把他的客人从严实的包裹之中剥出来。墨镜最先被拈走,露出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浅茶色的瞳仁里有点儿长途奔袭外加不惯熬夜的疲惫;然后是帽子和围巾,被帽子压过的头发不驯地翘起来几绺,叶修伸手过去捋了捋,没能如愿捋平,但发丝的触感和记忆里一样柔软,而且王杰希为了照顾他的身高而略略低头的样子几乎可以用乖顺来形容,这本身就带来一种巨大的反差萌。像大部分北方人那样,他的大衣里面只穿了单薄的一件圆领T恤,然而在没有暖气的杭州这不啻一种作死行为,导致他现在手脚冰冷僵硬,完全无法和叶修对抗。




“先忙你的去。”他不露痕迹地侧开半步,阻止叶修进一步打他大衣的主意。




“后半夜没什么忙的,过会儿再下去也行。”叶修掀开床上堆叠着的被子,招呼王杰希过去坐。穿着外衣往人家床上坐似乎有违王杰希的常识,但他抬头看了眼叶修的表情就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去。




假如就此提出异议,叶修一定会说“那就把裤子脱了呗”,他如此笃信。




“你怎么跑来了?这周你们打嘉世?”




“下个月的第二周才打。——没别的,来看一眼。”




“别说得好像你走两步就过来了成吗。”叶修摆了个嘲讽脸,“还是你要告诉我你是骑扫把从北京飞来的?”




不算特别好笑的笑话,但王杰希还是很给面子地笑了笑,只是再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叶修也就不追问了。“吃点儿什么不?”他重起了个话题,“有泡面、饼干,还有24小时的麦当劳。”




王杰希摇了摇头。“忙你的去。”他重复了一遍,目光在这间狭小的储物间里游走,最后回到了叶修的脸上,“再被扣工钱可就真没饭吃了。”




“到那时候就去吃你的软饭。”叶修站起身来抖了抖被子,天太潮湿,连尘絮都不见飞起,“得了,甭嫌弃了,先躺下眯会儿吧,我得六点才下班。”




++++++++++++++++




储物间完全没有隔音好谈,王杰希听着叶修下楼的脚步,轻轻重重都一清二楚。腕表的液晶屏上显示着2:55,作为一个严于自律的职业选手,他早就记不得上一次熬夜到这么晚是什么时候的事,更何况——居然还不是为了刷副本抢boss。




鬼使神差。这个点儿他本该在北三环的家里睡得正香,那些建于七八十年代的大院儿暖气烧得尤其旺些,足够把寒冷冬夜里一切不合时宜的念想都挡在外头——但他现在鬼使神差地坐在千里之外的杭州,一个网吧的储物间里,潮湿的寒气无处不在,仿佛有实体的黯影一般从那些杂乱堆叠的键盘、显示器和大大小小的纸箱之间渗出来,渐次没过他的脚踝、膝盖、腰腹和胸口。




他打了个寒颤。南方的冬天名不虚传。以前也不是没在这个季节来过,上海、杭州、南京……哪儿哪儿都打过硬仗,但无论酒店还是场馆里都有中央空调守护。和长三角的冬天毫无阻隔地亲密接触,这还是头一回。




所以叶修已经习惯了吗?




他摸了摸床上的棉被,厚倒是够厚,但一股久已不见天日的湿沉感觉在手指之间顽固不化。床单和被罩都是超市货,看着挺勤换的,只是洗多了之后呈现出一种泛滑的硬质感。他揣测着这玩意儿跟皮肤直接接触的感觉,想必不那么美好,但此刻他并不介意试试,出于某种奇妙的竞争意识——既然叶修可以,那他也一定没问题。




五分钟后他开始后悔这个决定,躺在这张床上、盖上那条被子,让他深感自己像一条被夹在冰袋之间的鱼,在某条捕捞船的黑暗的底舱里颠簸,直到入港为止都会是新鲜的。




哦不,也许会变成烟熏的。




枕套和被子的边缘都理所当然地沾着叶修的味道,他说不好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并不纯粹是烟,在某些时候甚至近似于荷尔蒙。但这听起来颇为浪漫甚至带点颜色的联想没能给他带来任何抵抗寒冷的力量,他在被子里蜷缩成了一团。困倦席卷上来,睡意却迟迟不肯降临。他闭着眼,隔着楼板听着楼下隐约细琐的键盘敲击声,觉得自己本就沉入了一个年深日久的梦境。




++++++++++++++




【你懂的长微博】




【你懂的AO3】




+++++++++++++++




“你还回来吗?”




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王杰希问的是什么,他专注于看着这个人有条不紊地把自己重新裹回过于严实的冬装里。裤子上的褶皱被尽可能地细心抹平,围巾完美地遮挡住某些可疑的印迹。




“北京?迟早要回去的,再过几年吧。”




他心不在焉地回答道。王杰希看起来和来时一样无懈可击了,他会这样回到日常属于他的世界里,假装这一次错轨不曾存在。但他森严的衣服底下全都是属于叶修的气息,烟、汗水、体液和荷尔蒙,还有某些纯属精神世界的东西,叶修没来由地觉得心情好得要命。




“再当几年网管?”




“那哪儿能啊。再让你睡一回储物间你不得咬死我?”叶修噎了一口,他停了停,换了个稍微严肃的表情,“你就等着看吧。”




王杰希点了点头。“我身份证照片真不像我?”他忽然问道。




“两眼都一样大了,能像吗?别是P过图的吧。——你到底哪只眼睛大来着?”




叶修稍离远了点,似乎要寻找这个问题的正解。王杰希拽住了他,在尘埃飘荡的光柱里,他两边的睫毛都挂着雾气一般的光晕,光线让他眯起了两眼,愈加分不清大小。




“管他呢。”他说,“反正都等着看你。”




fin.





评论
热度(1931)

© 凉安初上- | Powered by LOFTER